2022-08-12 23:11:56

悠悠湘江,由南向北流淌,承載千年湖湘文化。千里湘江,養育沿岸4000多萬人口,被湖南人親切地稱為“母親河”。

然而,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湘江沿岸礦業、化工業等日益密集,這條沿線貢獻著湖南四分之三GDP的大河,一度成為全國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河流之一。

黨的十八大以來,湖南以新發展理念為指引,全面打響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防治攻堅戰。

五大“重災區”重現碧水青山

溪水穿林而過,在湘南蒼山中匯成一江碧水向北奔流?!按蠼瓥|去,無非湘水余波?!鼻嗌侥_下,岳麓書院門前的對聯百年未變,映照著山前日夜不息的江水。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湘江水質呈惡化趨勢。在部分河段,由開礦冶煉等帶來的重金屬污染廢水直排江中。

地處湘江上游的湖南省郴州市臨武縣三十六灣是重要的有色金屬采選、冶煉區。曾經,小小的三十六灣云集了10萬人的“淘礦大軍”。

這是生態修復后的湖南省郴州市臨武縣三十六灣礦山(2022年3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當時這片深山老林是典型的畸形繁榮?!痹闻R武縣環保局礦業執法大隊駐三十六灣工作隊隊長的雷軍說:“采礦設備晝夜轟鳴,噪音回蕩在山野之間,空氣中彌散著洗礦刺鼻的藥劑味,晚上根本無法入睡?!?/span>

2013年,三十六灣被湖南納入湘江保護與治理省級“一號重點工程”,2018年,成功申報國家第三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試點……十年來,各級共投入20億元治理三十六灣。

記者日前來到三十六灣采訪時看到,巨大的風電塔在藍天白云下徐徐轉動,漫山遍野的花朵爭相怒放。

沿三十六灣順流而下,與之并稱為“湘江五大污染重災區”的老工礦區,巨變也已悄然發生。

衡陽市水口山的鉛鋅產量曾經占全球的三分之一,通過關閉近200家“小散亂污”企業,冶煉行業轉型升級,“世界鉛都”煥發新貌。

這是湖南省衡陽市湘江兩岸景色(2020年7月15日攝)。新華社發(彭斌攝)

在株洲市清水塘,133米高的煙囪不再“吞云吐霧”,15平方公里的清水塘地區正在布局智能制造等新產業,曾經“黑乎乎、灰蒙蒙”的城市變得“綠油油、水靈靈”。

湘潭市竹埠港,告別長達百年的化工生產,每年減少排放廢水200余萬噸、二氧化硫約6000噸、工業廢渣約3萬噸,讓包括省會長沙在內的湘江下游城市的飲用水源更安全。

婁底市通過整治礦山、裸露山體、荒廢田地,原本寸草不生,被稱為“江南的塞北”的錫礦山重現綠色。

湖南省婁底市錫礦山變成了綠意盎然的地質公園(2022年3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據湖南省生態環境廳公布的數據,2021年,湘江流域水質優良率達到98.7%,較2012年提高10.6個百分點,其中干流省考斷面連續多年保持在Ⅱ類,地級城市黑臭水體基本消除。

污染整治與社會共治并重

千里湘江,有著千年冶煉史。

自漢代始,水口山地區已開采銀礦;百余年前,積善煉銻廠在錫礦山開業,至今這里累計產銻約占全國的1/3、世界的1/4……“世界鉛都”“世界銻都”,湘江流域在贏得種種美譽的同時,污染也在不斷累積。

2011年,國務院批復《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實施方案》,湘江成為全國首個由國務院批復的區域性重金屬污染治理試點。湖南省搶抓機遇,將湘江治理列為“一號重點工程”。從2013年起,三個“三年行動計劃”依次展開。

在新發展理念的指引下,新一輪的湘江治污摒棄了“邊污染、邊治理”的老路,湖南省及沿江八市掀起了一場治污風暴。

移廠進園、移土進山、移河改道……通過“愚公移山”式的工作,“世界鉛都”衡陽常寧市水口山38萬噸歷史遺留含砷廢渣得到安全處置,100多家“小散亂污”企業整合成6家入駐工業園。

青年志愿者在湖南省衡陽市湘江岸邊撿拾垃圾(2021年3月21日攝)。新華社發(曹正平攝)

在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鉛冶煉廠里的環保車間放置了一個魚缸,里面養了10多條金魚。魚缸里的水,正是經膜處理后的工業廢水。

湖南省衡陽市水口山一家鉛冶煉廠內放置了一個魚缸,里面養了多條金魚(2022年3月10日攝)。魚缸里的水,正是經膜處理后的工業廢水。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公司副總經理唐志波說,膜處理凈化后的水能直接飲用,雖然1噸水的處理成本達20多元,但體現了企業的社會責任?!拔覀兲岢觥画h保、不生產’?!碧浦静ㄕf。

“逐步還清老賬,堅決不欠新賬?!背幨形瘯泤菢穭俳榻B,隨著當地水質明顯改善,魚類資源量近年來以每年5%左右的速度遞增。

據統計,十年來,湘江流域累計淘汰涉重金屬污染企業1200余家。

為形成更加廣泛的社會監督,湖南向社會公開招募數百名湘江“綠色衛士”。

十年來,湘潭生態環保協會的志愿者毛建偉持續監督清水塘、竹埠港等地排污口,多次向政府舉報企業偷排行為。他和伙伴們看到,一些污染企業被關停,沿江排污口減少,原本時常五顏六色的河流,逐漸恢復成了一江清水。

“政府和沿岸老百姓對環境治理有著共同的期盼,形成的合力讓污染無處遁形?!泵▊ジ锌卣f。

重金屬污染治理的湘江探索

國家重金屬污染防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地處岳麓山下的中南大學,是我國首個重金屬污染防治領域的國家級科技創新平臺。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學教授柴立元介紹,中心曾攻關湘江冶煉重金屬固廢利用、重金屬廢水回收利用等技術,大規模應用后,一些突出的技術難題得到破解。

“重金屬污染治理在世界范圍內都是難題。我們的思路是,以資源化的方式,在源頭減少污染物的排放?!辈窳⒃f。

“世界銻都”錫礦山,7500萬噸廢渣曾遍布礦山各個角落,地表水砷、銻濃度超過國家標準,有毒成分威脅生態環境。

當地曾廣泛尋找砷堿渣的治理方案未果。湖南省舉全省科研力量,組織湖南黃金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聯合中南大學等單位開展技術攻關。

2021年12月20日,錫礦山地區砷堿渣無害化處理技術改造項目獲得國家級專家組認可。專家認為,新技術解決了銻產業高質量發展的瓶頸問題,也為其它有色金屬冶煉砷渣處理提供了思路。

清水塘整體搬遷是湘江治污戰中的一場“苦戰”。在中央和湖南省支持下,株洲市籌集資金近300億元,完成261家企業關停搬遷,株洲冶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在搬遷后實現轉型升級。然而,工業生產“歸零”后,如何治理留下來的污染場地是難度更大的課題。

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地區經過治理的污染場地重披綠裝(2022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白田田 攝

株洲在清水塘持續開展水系、歷史遺留廢渣治理及污染土壤治理修復,目前累計修復與風險管控污染土壤2800畝,得到世界銀行專家在內的業內人士廣泛贊譽。

重金屬污染治理難以畢其功于一役,湘江十年治理已邁出重要一步。湖南省生態環境廳廳長鄧立佳說,在新發展理念的指引下,湖南將繼續整合政府和社會力量開展攻關,探索建立重金屬治理全過程、全生命周期治理之道,不斷提升環境保護水平。

來源:新華社

小sao货用大ji巴cao死你

    <em id="rddnl"></em>

        <em id="rddnl"><form id="rddnl"></form></em>

        <sub id="rddnl"><listing id="rddnl"></listing></sub>
        <form id="rddnl"></form>
          <form id="rddnl"><nobr id="rddnl"></nobr></form>
          <sub id="rddnl"></sub>